每天走過的湖
張雅欣 綜合工商管理學系
 2016-17年度公開組 銀獎 

  人身上生蛇,要是蛇繞了一圈,人便會死。

 

  小時候媽媽常常這樣說。她多數是在晚飯的時候這樣講。不想生蛇,便多吃青菜,她說。然後一撮青菜便會落在我的飯碗上。

 

  如今我已長大成年。坐在眾志堂無人演出的舞台前,吃着一碟雙餸飯,南瓜腩肉配蒜泥白菜。自從搬進大學宿舍後,我已經好久沒有回家吃過一頓飯了。不知是否心在餘悸,現在每一天,我都得吃上些蔬菜,才覺得心安理得。我夾起一棵熱氣騰騰的白菜,想起媽媽最常煮的菜,也是白菜。

 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 

  一步、一步,我打眾志堂門前的樓梯拾級而下,讓飯菜的油膩氣味飄遠。腳底下的路,突然變得不易走。石地拱起一個個小山丘,時而豛到足弓上柔軟的肉窩,時而豛到足掌下圓滾滾的那塊骨頭。我回頭看看飯堂外的大路,卻發覺它已經離開我很遠。是我自己不知怎地,竟興起飯後到湖邊走走之意。真是人家口中所謂的,食飽飯無事做了……

 

  那天晚上,我如常地吃過了媽媽做的晚飯,吃過了白菜,走下飯桌,穿上鞋子,提起背包,扭開鐵閘門。只扭了半圈,我遲疑。一回頭,媽媽已從飯桌追出來。

 

  「周文寧你現在是幹麼,大學生喇,不用聽阿媽的話喇,吓?」

  我垂下頭。

  「你以為自己很浪漫啊,是不是。未試過睡在街上啊,去街上睡睡覺得很好玩,是吧。」

  我緊握了拳頭。

  「你知道當年六四時政府是怎樣鎮壓學生嗎? 吓? 你現在是不是吃飽飯無事幹貪過癮?」

 

  有一股不知明的力量從腳底下的湧泉穴藤蔓般直燒到我耳窩。我噗的一聲,扭開了鐵閘,推開後樓梯的防煙門,直奔往光線模糊的地鐡站去。

 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 

  既然已經走了下來,便繼續向前走吧。春夏交際,空氣中瀰漫着一種潤濕的氣味,小腿肚上好像被細毛搔着的,想必是蚊蟲進膳正酣。掛在湖邊的大樹滲着悶風,輕晃的綠蔭未能為大地降温。這是一種仲夏獨有的沉悶氣氛,草木用低沉的嗓子喃喃,警醒人們苦夏將至。

 

  在夏慤道席地而坐,我是茫茫人海中的一點。當天的氣氛,異常的寂靜,苦悶的氣氛籠罩着金鐘。鮮黃的直幡從天橋掛了下來,好像貼在額頭的一道道符。大概是這個城市撞邪了,要合群眾之力把惡鬼驅走。今天晚上,有傳聞指警方將會清場,不排除開槍。我的手機咚咚響過不停,全是媽媽發來的訊息。媽媽打字慢,從這十多條訊息,可見是整個晚上都握着電話在打字。此刻她想必坐在電視旁,戴起老花眼鏡,瞇着眼,手指指,在電視螢幕上,焦急地找尋自己女兒的身影。

 

  我環顧四周,人群一直從地面,延伸到高架天橋,好像一幅長長的百家被,披在鐵青

色的石英地上。我心惻惻然,多日來坐在硬地上的屁股第一次感覺難耐。人這麼多,就是

此刻我轉身離去,報紙不會賣「佔中人數減了一人」,電視螢幕上的畫面依舊震撼。可是

,我的母親卻只有一個。她今晚一定徹夜難眠,無時無刻冒出女兒被槍射穿腦門的畫面。

那顆她二十年來供書教學、諄諄善誘的頭腦。那個她曾經抱在懷裏,嬌嫩的小嬰兒。

 

  我從來不知道,這條路會有這麼多彎角,還以為湖必然是渾圓渾圓的。窄路有時繞着

湖向內彎,有時靠向毗連的運動場往外彎,轉折多角,走畢一趟,已足以緊貼着湖走兩圈

。草叢築起毛茸茸的矮牆,沿着湖邊突顯出它的輪廓,教人倍感世事難以圓滿,有爭取,

便有犠牲。我看似光環冠頂,道德的光芒閃閃生輝,卻何嘗不是另一種自私,為疼愛我的

人帶來傷害? 我能去愛山水,愛這個城市,卻不能同時愛惜世上最珍重我的人。我心惻惻

然,不自覺停下腳步,倚在欄杆上。

 

  這是一個悵然若失的湖,湖裏倒影着的目光,都是飄浮的,隨着粼粼波光,左挪挪

右晃晃。遠處從天際掛下了一彎大樹,好似茶壺似的,斟滿了一池碧螺春。清茶上灑了一抺黃花蕊,別具一格。錦鯉縮起魚鰭,嘴巴微張,使勁向前一蹬,把平順的湖腹割破。微風輕輕的替湖縫上肚皮,魚兒只管曳了一下尾巴,又繼續「8」字型的在湖上,轉出一道道的刮痕,仿佛溜冰場練習轉圈的好手。湖裏有小錦鯉,有大錦鯉。大錦鯉一般奶油色,長着橘紅色的斑塊。小錦鯉則大多烏溜溜的,像一堆剪影。我起初以為群魚是一個個小群體,尾隨大錦鯉游動,細看方發覺並非如此。我追蹤着一尾小黑魚,牠時而用魚鰭猛地一撥,迅速地冒前,時而歪歪腦袋,尾巴左右晃幾下,柔軟的身體摺疊,放開,便轉了個彎。

 

  我一直觀察着小黑魚,卻始終掌握不到牠的路徑。我忽爾想起「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」的故事,發覺我真太不明錦鯉了。在牠們的視角中,哪裏有方向可言呢? 牠們之所以暢游,不過因為隨心。前行,拐彎,一切都不經思索,只本乎內心的驅動。

 

  當天的晚上,如同今天一般悶熱。我看見人海把金鐘淹沒,我看見一切推倒重來的希望,我捨不得歸去。我愛這個家園,如同愛我的母親。義有大小,如果必須取捨,就得權衡輕重。在那個異常寂靜的晚上,我聽到了內心的聲音。前行,後退,人終究得傾聽自己的良心,以止於至善為誡。若果不能夠兩全其美,便得取大義而盡力地走下去。在三年後的今天,我圓滿解釋了當天晚上留下的決定。

 

  轉眼,我又回到起點的樓梯。我不是蛇,繞了個圈,不會死。人當然不會這樣容易死去,在以後的路上,這個湖,我還得天天走,常常走。

 

評語

 

不同的片段,看似有點斷裂,卻有巧妙的連接。寫母親對自己的關愛、忠告、擔憂,寫自己參與集會的思考、內心掙扎、抉擇,十分真實、立體。全文有一股能打動人心的感情張力,即使寫景也充滿具情意的暗示,寫得很好。(王良和)

 

由環形的蛇所造成的困局出發,轉而漫步於湖邊,開拓出思索之途,沉澱、整理了前此在家裡與街上的動蘯心情與矛盾。文章在時空結構及意象隱喻上皆見用心。(謝曉虹)

 

場景組接,時代之聲,思慮深沉,道義自省。(鄭政恆)

​學生感言

一起走下去。

© 2019 by The Depart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, CUHK. 

Tel: 3943 1904 | E-mail: cltdc@cuhk.edu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