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希望擁有什麼名字
陳爾德 工程學院
2017-18年度「文學中大」徵文比賽 大學中文一組 金獎

梳理着她柔軟的毛髮,手中傳來陣陣溫溫的觸感。

 

她幽幽地卧在志文橋的欄杆上,休閑地晒着太陽。我好像為了打破沉默的尷尬,糊裏糊塗地用問題搪塞過去。可她卻沒有注意到這詭異,對我不瞅不睬,只是喵喵的敷衍了兩句。

 

無名的貓看來並不出眾,但也獨特。

 

身上的秀髮,一忽爾黑,一忽爾白,如同一局圍棋對決。圓圓的身軀如同一抹布丁 ,尖尖的耳朵就像一塊瓦片,遙遙的尾巴是一條頑皮的眼鏡蛇,胡亂地搖擺。太極圖般的身軀,令她在綠油油的山嶺之中獨特起來。

 

但她勝過人的一切,她驕傲不羈的性格: 有空時就到志文橋上曬太陽,疲倦時,就瀟灑地退朝,學生是沒有資格呼喚她的。因此我也明白,就算知道她的名字也是毫無意義的。那雙尖尖的耳朵,也不需要常常豎起來,留心哪誰會叫她的名字。過着沒有任何人可以命令的生活。

 

其實在垃圾旁也不缺小貓,可是她們一見人影,便落荒而逃。而她卻總是帶着矜持,永不狼狽地翻垃圾,從不為五斗米折腰。

 

我閒故我在,就是她存在的所有理由。那手空空無一物的身影,不禁令我心生羨慕。她自由得不需要名字,她灑脫得不需要名字。

 

初次遇見,事緣一次迷路。

中大真是一片迷宮。

 

原本是一個迷迷糊糊的小孩,乘坐了火車,穿

過了時光隧道,來到了大學的世界。當時唯一

的記憶就是四處去尋找中大的名勝景點,什麼

烽火台,什麼天人合一亭,什麼未圓湖。新亞

水塔上的污漬,夕陽穿透九肚山的餘輝,吐露

港上的波光倒影,也隱隱帶着冷意。

 

一次在森林之中,我失去了往新亞的路。居然可以看見她在草堆之中蠕動,反而令我肯定了自己位置,果然一個轉角,便是志文。

 

不像理大,只用英文字母及數字,把每一間房間的位置標示得黑白分明。中大的地圖簡直就是塗鴉,反而花草樹木,飛禽走獸更有地理價值。新亞貓、崇基貓,民女麻雀幫,才是我認識中大的地標。

 

貓有一種特別的標記,她們身體的搖擺和聲音,令人在混亂之中總是能找到她們。天人合一的魚乾碎,黑暗樹林中的草聲。她們不會在派對之中變得透明,也不會在街上變成紙版人。但,高傲的貓又何嘗注意着這些!

 

登上了山城後,大家都忘記了自己原有的名字。以為自己過去經歷了文憑試、中學生涯,便享平步青雲的資格。沒有想到在迷宮之城裏面,人是沒有過去的。穿越了百萬大道的那一刻,成績單上的星星不管用了,師承的名校消失了,鋼琴級數也不重要了。那時候我才知道,沒有一種貨幣,是可以流通於世界的任何角落。

 

但是她卻沒有注意着這些。

 

她,只是安詳地跘着腿,雙爪豎立,如女王一般,仙風道骨地坐在垃圾房中的皇座。她秀麗的身影令我忘記了一旁陣陣的惡臭,甚至聽不到山林中叫囂的蟲聲。她沒有懼怕用她溫暖的舌頭來滋潤我的指尖,用圓圓的肉掌去依偎我的雙腿。只有從她而來的溫柔是無條件。沒有舒適的家,卻成為了萬千莘莘學子的家。忘記了名字的人,是她給予了價值。沒有名字但卻震撼人心,她就是這樣獨特。

 

貓是獨居動物,活在我鞭長莫及的世界,是不用擁有神的世界。我們卻在世界中尋找神,想有什麼為自己貼上耀眼的標籤。

 

你希望擁有什麼名字?

那些經常在宿舍走廊上碰面,輕輕地點點頭然後便不理不睬的同學今天突然興致勃勃地圍成一圈。高談闊論着大家應如何互相稱呼。圍爐取暖其實也不是壞事。當中有人並不是宿生,知道我的房間還有空位,便黐纏上來,滿口什麼青春要玩得盡興。我笑得很恐懼,可怕的是我再也不能在笑容之中看見靈魂。於是我選擇了逃避,逃離了令我顫抖的同窗。我失魂落魄地走到志文橋上。今夜迷宮又再次召喚了她。秋風又起,卻沒有再叫喊、樹葉再鳴,卻總不刺耳、小渠繼流,卻不淺出一滴。漆黑的月光污染了大地,寒冷的夜色透着點點的星耀。她站立於一道純白的聖光之中。我想再次觸及她,再次得到她的愛,卻一下怔住了。從來沒有留意到她那水汪汪的兩眸,是那麼美麗動人的。

 

原來中大不是迷宮

原來我們擁有一切

只要名字是自由的

就能夠穿越百萬大道

這就是我的名字

 

回過神來,她已經一溜煙般消失了。不過,若不是她的離開,我亦沒有向前邁進的勇氣。後來,方知她的名字叫樂樂,但我卻不以為然。她真正的名字,是沒法用樂樂二字概括的。

 

今天回家時,我經過志文橋,她的身影,早已無影無蹤。

你希望擁有什麼名字

我暗自下了決定

 

 

 

評語:

 

寫校園的貓,題材比較新鮮。結合作者的處境,感悟來得不著痕跡。(麥樹堅)

 

人貓相遇,自有反思,生活出發,勝在實感。(鄭政恆)

 

 

本篇既寫中大的貓,亦寫中大的人和事,文章布局相當有心思。「你希望擁有什麼名字」的提問,既指向貓,亦指向自己——進入大學之門後,人人都得決定自己想過怎樣的生活,想成為怎樣的人。作者能從貓的生活中尋得啟發,對生命產生更深刻的理解和思考,亦可謂在一定程度上體察到造物的智慧。(鄒文律)

 

得獎感言:

 

本文的靈感來自日本動畫千與千尋,盡訴我對大學的徬徨。本來以為這只是無病呻吟,沒想到可以得到梁老師及評審的共鳴,慶幸自己原來並不孤單。

© 2019 by The Depart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, CUHK. 

Tel: 3943 1904 | E-mail: cltdc@cuhk.edu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