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
林文浩 工程學院
2017-18年度「文學中大」徵文比賽 「大學中文一」組 優異獎 

 某個星期五的黃昏,微冷,我如常搭上了上山的五號校巴。 

 人事物景,一齊如舊,從遠處駛過來車站的,卻不是尋常的空調校巴,而是一輛車身帶著典雅的淡黃色,間以棗紅色的直線條紋,車窗大開的企位校巴,拖著沉重的腳步,蹣跚地走過來,停在車站的面前,一言不發。大抵是因班次的問題而作出的調動吧,原因反正不值得深究,車身設計如此的簡潔利落,我倒是喜歡。

 

 候車上山的人並不多,畢竟是星期五,不少人都在趕回家,想必下山的校巴擠擁得一團糟,而我卻選擇留守山城,應該說,我只能夠留守山城。校巴還未開出,車內並不像平常的熱鬧,彌漫著的是沉悶的氣味,那是酒館裡愁緒的味道。各人都忙著自己的事,說話亦零零落落,苦悶像重擔一樣壓在每一個人的肩上,重重地壓著,毫不留情。張愛玲筆下戴著玳瑁邊眼鏡的吕宗楨就坐在車後靠窗的一角,隔著那道半開的鐵框小窗,目送著火車站回家的人群,靜靜地坐著,車內那青澀的吳翠遠卻不見蹤影。秒鐘搭正五十分,封鎖解除,校巴緩緩開出,火車站的人群漸漸變得模糊,消失無蹤。我搭上了上山的五號校巴,耳機播著蓋希文的藍色幻想曲,那是憂鬱的藍。

 

 迎面而來的是從窗隙竄進來的一陣金風,夾雜著陣花香,清新卻冷得有點刺骨,叫人不知如何跟她相處。只好將手伸進絨毛外衣的口袋裡,瑟縮少許,裝作不認識,她卻咄咄逼人,仍是纏繞,只有與她相伴,一同搭上這輛上山的五號校巴。不經意的望出窗外,未圓湖邊哲徑的兩旁堆滿落葉,一排排被秋意燻黃的落羽松遮不住荷花池的動人,在楓香樹的背後隱隱約約見到池塘裡的浮萍表現得不太精神,曲橋上有一群來寫生的小學生。情緒還未來得及反應,眼前的景象在腦海中卻被一下子抹去,心有所思卻不容許半點的留戀,這是多麼的自私,多麼的絕情啊。 

 短短的一分鐘內,校巴仍然擺脫不了回家的人群。康本上行的扶手梯就只有零零落落的幾人,車窗外的天氣依然,微冷。 

 引擎聲隆隆作響,像吃人似的。校巴順著

山勢直上,沒有半點退後的想法。轉過幾個

非走不可的彎,心情並沒有甚麼的變化,只

知道我已經離開了回家的人群,搭上了上山

的五號校巴,耳機仍然播著同一首的藍色幻

想曲,那是寂靜的藍,音符靜得差點聽不到。

校巴停在邵逸夫堂前面不遠處的車站,抬頭

望出牢牢的鐵框外,盡是一片紫色黑色的人

海映入眼簾,細意一看,原來是研究生的畢業典禮剛好結束,眼見百萬大道在幾星期內搖身一變,趕在初冬之前換上黃色的毛衣,間以鮮花點綴,想必她亦懼怕了冷風的纏繞。眼前此景,身為大學的新鮮人,倒是有點驚嘆;那是奪目的黃色,卻鮮艷得有點刺眼。 

 校巴被前面的車龍擋住了,大抵又是回家的人群,不,那是快要從此離開山城的人群,戴著高雅的四方帽,身披黑色的長袍。難得校巴司機容許我停下來注目,便認真細看細看,只見百萬大道上全都是一幅幅温馨的家庭照,他們手捧著鮮花,執著氣球,攜老帶幼,穿著得整整齊齊,面帶笑容,那天真無邪得人喜愛的小孩臉上露出甜美的小酒窩,在一眾的畢業生人生重要的時刻下共聚天倫之樂,場面好不感人。如此,本應感到絲絲喜悅,期盼自己四年後的畢業典禮,車內的氣氛卻更是苦悶,不知原因。上山的五號校巴總算爭脫了抽長的人龍車龍。 

 我想家,想回到與山城有一海之隔的家,在澳門的家,那温暖而可愛的家。 

 

 距離回家還有整整三十四個白晝,或許已經習慣了一人的生活,卻在這個星期五的黃昏,我想家了。儘管有一刻的衝動想擠進回家的人群中,心仍是按捺著,壓抑著,因為我搭上了上山的五號校巴。車駛過了馮景禧樓,轉過聯合書院的網球場,我仍留戀著百萬大道那道温馨得讓人羨慕的風景線,掛念我的家人,想起澳門小城中的人事物景,誰也抹不走如此珍貴的記憶,如此動人的畫面。 

 

 想著想著,校巴在新亞書院小百萬大道前靠站,留守山城的人相繼下車,只剩下我與司機兩人,繼續走著上山的路。車上的扶手搖搖盪盪,清風更是咄咄逼人,毫不留情,平日看似冷酷,一言不發的司機開口向我說話,倒是吃驚。「同學,星期五為何不回家?」,心情還未平復,車駛到聯合路近車站處,我遲疑了一回,低聲答道:「嗯,比較忙啊。」目的地是逸夫書院的我為了避開司機的追問連忙在聯合站下了車,目送著候車的人群上了準備下山的校巴,車門關上了,離開了,消失了。心有所思,摘下仍是播著藍色幻想曲的耳機,走向車站背後的空地,倚著欄杆,眼前是曲折蜿蜒的馬鞍山,對岸的高樓投映在吐露港青澀的臉龐上,若隱若現。抬頭盡是一片帶著餘暉的魚鱗雲,眼見此景,心似乎有半點的釋懷,正當有意離去,何草貓在草叢裡竄出來打招呼,出乎意料,與小貓遊玩片刻,便順著山勢走回逸夫書院。 

 

 走過書院的車站,候車回家的人群依然,尾班的三號校巴駛進,引擎有如波音客機一樣撕破嚇人的寂靜,卻似乎讓我忘卻了想家的思緒。回到房中,電話響起,那是開首為「853」的電話號碼,是來自大海彼岸的電話,不知談了多少個半句鐘,只知夜幕已經低垂,鶯鳥啍著夜歌,房外天氣暖和。 

得獎感言:

很高興得到評審們的青睞,對於以中大校園為題材以抒一己之情覺得新鮮而有趣,是很好的嘗試。

© 2019 by The Depart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, CUHK. 

Tel: 3943 1904 | E-mail: cltdc@cuhk.edu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