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秋,不散愁
嚴瑋擇 工程學院
2017-18年度「文學中大」徵文比賽 「大學中文一」組 優異獎 

從盛夏走到深秋,曦日依舊佔據著整片蒼穹,萬千縷陽光如針線在婆娑樹影中穿梭,帶著凌厲的灼熱纏繞著這片土地。走在士林路,我常在想,是不是后羿在那時候漏掉了誰,他就這麼躲在歷史的夾縫裡面覬覦著屢變星霜,等到最近確認了后羿消亡的消息,才跑出來霸佔了我的秋天。 

 

消失的秋天,也帶著我的熟悉盡數躲了起來。九月一號於我來說曾是最矛盾的日子,想回那個載滿歡聲笑語的地方,卻又膽怯那種困在自修室焚膏繼晷的煎熬,一時之間矛盾得可以。而這年的九月一號,那群人不再如期歸來,那些事也早已塵埃落定,天堂與地獄仿佛一夜之間消散無蹤,只剩下一片縹緲的虛無,讓我在其中茫然失措。但中學已經走到句號,大學又尚未落筆,我只能把所有的迷惘都換成期待,等待另一節故事的開始。 

 

那天的一個星期後,我第一次以中大學生的身份踩著中大的土地,環視身邊的一切,有些不現實的感覺。還記得第一次覬覦這片土地,是從一位中學老師的口中,她輕描淡寫地描述著曾經在這地經歷的事情,一切都不過是些不足為外人道的事,卻又蘊含著桃花園般的美好。這土地上面曾經承載了多少自由和幻想,又褪盡了多少的稚嫩和鉛華,我不得而知。但未來的我,竟也有幸能在這片土地經歷她經歷過的一切,如幻想般的一切。這是不是也意味著,我能在這地重蹈一次她的豆蔻年華。 

 

聽聞她是聯合書院的,沿著她曾繪出的路,一直往聯合前進,希望能從這裡面找一點屬於我和記憶之間的藕斷絲連。 

 

她說,要從新亞走到聯合,這樣才有一個好理由去喝一杯三塊錢的紅豆冰和走那條情人路。她說陪她走過那段路的紅豆冰不甚濃郁,也必須得有這樣的清新淡雅,才配得上如深谷幽蘭的情人路。從新亞下車,先繞一小段路去買一杯紅豆冰。今天的紅豆冰已經漲價到四塊錢,用香港一貫盛豆漿的即棄杯盛滿,似有還無的冰涼氣息從手中滲出。杯身不大,還沒走到情人路我就已經喝得七七八八了,或許我是個不懂風情的人吧。 

 

情人路想躲在一片竹影中,卻有一白色小亭佇立在這路的出口,暴露了它的行蹤。幾張泛黃的竹葉零散地灑落在路上,原來我一直尋找的深秋落在了這裡。向裡面走去,竹葉在我身旁交錯,偶爾漏一絲縫隙,從中透出蒼白而微弱的光。往竹那邊靠去,無數的縫縱橫交錯,透出了整個城市的車水馬龍,我小心翼翼地,在這裡窺視彼方的紙醉金迷。我頓時覺得,這支深谷幽蘭,被厚厚地包裹著。 

 

她描繪的事我看到了,但卻又不是她說的那麼回事。 

 

帶著幾分落寞離開了聯合,步回自己的書院。從聯合走回伍宜孫,途中有一條蠻斜的馬路,走在上面,身子總向下傾去,帶著一點身不由己的迫不及待。偶爾回頭看,聯合的身影被一點一滴地吞噬,到了斜路的最底,只能看到一片不變的亙古掛在斜路的頂端,有雲,有月,有星,獨沒有了我剛走過的聯合。 

 

既然都看不見了,那就不回頭了,繼續順著路一直走回宜孫。雖然不是宜孫的宿生,但回宜孫這段路卻是我走得最熟的。宜孫依山而立,一樓的最外有一處地方,立在蔥鬱之上,叫圓夢臺。圓夢臺外圍有一面圍欄,由數張半人身高的玻璃窗連成,圍住了這裡的一方世界。每四片玻璃中間會有一盞矮燈,大約只有玻璃的一半高不到,燈中淡白的光會在玻璃中投下自己的影子。若從玻璃中窺去,那盞白燈的影子後就是吐露港對岸的萬家燈火,朱甍碧瓦,矮燈在此情此景中頓時成為了浩瀚前的蛞蝓,微不足道。但不論春秋,不論陰晴,它只一直凝視著自己的身影。或許這盞燈,就是我一直步回宜孫的理由。 

 

在圓夢臺隨便找一張桌子坐下,天空早就被潑了一管墨,黑色在天空中暈開,淹沒了整個蒼穹。偶有幾陣風倉促地掠過我的臉頰,一絲寒意趁機竄上脊骨。這陣風帶點秋風的味道,卻又不是我記憶中的秋風,它摻了一點冬天的寒,缺了一縷秋天的愁。不記得這陣風是第幾年經過我的身側了,畢竟它和以前不同了,我有點認不出它。 

 

我覺得春秋交替時,必然有個不貪心的小偷。

每當春意闌珊,而又一葉知秋之際,他就會偷

偷出現在舊人的夢裡,悄悄在裡面偷走一小份

熟悉。那份熟悉不多,不貴。或許只是一磚一

瓦,或許只是一陣急忙掠過的清風,或許只是

一地樹蔭,都是些不足以為外人道的微小。但

這些微小點滴積累起來,卻是撐起回憶的一根

柱子。等他偷得差不多了,一片回憶轟然而塌。 

 

也許,早在上一年秋末的時候,秋天就和我好好地道了別,只是我沒聽到,或是我拒絕聽到,還是其實我聽到了,只是沒想過今年會找不到它而已。其實它也偶然出現,像情人路的黃竹葉,像是圓夢臺的那陣晚風。只是,這股秋意不完整地屬於我記憶裡面的秋天,所以我才覺得自己丟失了它。不完整的熟悉,比完全的陌生更讓人難受。因為完全的陌生能讓所有眷戀都窒息而亡,你只會覺得那人或事是不見了,而不是失去。但不完整的熟悉裡面,有著似有還無的身影還逗留著,像是死亡前的延遲,欲斷不斷。 

 

偶爾,也會回到中學。也能偶然看到她忙裡忙外的影子,眼神剛一接觸,她立馬停下手上所有的事,出來跟我嘮嘮嗑。她依舊是她,如此熱愛教學,如此疼惜自己的學生,只是,她眼中也多了一份我無法安慰的疲倦。我不敢像以前一樣扯著她,把自己的所有都分享給她,總覺得會耽誤她的時間。作為一個偉大的育人者,她必須留守此地,繼續他們的使命。但時間漸過,我必須成長,往屬於自己的方向邁開自己的腳步。我在往前,她卻還在原來的位置,是不是也代表著,彼此會在歲月摩挲裡,漸行漸遠? 

 

做那盞燈吧,任由日子在我身邊悄然無息地消失,如水滴消融於大海,我就佇立在這條河上,讓他們從我身邊流過。只需要偶爾能看到黃竹葉順流而下,我能隨手拾起,說句:「您還在,真好。」就夠了。真的,只需要偶然,我還能看見您還在那地方,也算不負歲月了。 

得獎感言: 

很高興能夠獲得本次徵文比賽的優異獎。整個比賽中,我不僅僅收穫了獎項,更有劉璐老師對我的支持,和親身走過大學時的反思和感悟。愿能參加更多類似的比賽。 

© 2019 by The Depart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, CUHK. 

Tel: 3943 1904 | E-mail: cltdc@cuhk.edu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