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.png


黑板·刻板
陳昱希   藥劑學(一年級)
2020-21年度「文學中大」徵文比賽 「大學中文一」組銀獎

  事到如今,我還是那麼想念高中課室裏的那塊黑板。

 

  說起黑板,很自然就會想到一片沉悶的墨綠色,是一個深不見底的湖泊,粉筆的白色碎屑是一群短途旅客,在平靜的湖面上悠閒地瞓卧,當中有的是滿腹經綸的文人雅士,愛在湖面撐起一葉輕舟,灑脫地吟唱着「大江東去,浪淘盡」;有的則是嚴肅莊重的數理博士,手牽手組成幾何圖形、數字和方程式,理性地分析着到底六合彩中頭獎的機率是多少。當然也少不了老師身兼導遊一職,以嘹亮的聲音導航,讓台下莘莘學子在知識深潭當中打撈,同時一睹前人在其中挖掘到的珍寶。

 

  當然,綠湖僅為我在中學上課發獃時的想像,現實中的課堂並沒有那麼跳脫生動,有的大抵只是無間斷的理解和背誦,只是日復一日的上課下課,黑板上的筆跡寫了又擦,擦了又寫,想必也沒有甚麼比這更加單調,更加刻板的了。

 

  既然一切都是如此刻板單調,是甚麼留住了我的念想?又是甚麼令當時想要擺脫中學的我開始懷念起那段年少的曾經?

 

  黑板象徵刻板的校園生活,黑板也是一塊刻板,一塊刻有歲月記憶的紀念板,為那段懵懂莽撞的光景留下歷久猶新的印記。有些時光,也許已年代久遠得無從稽考,也許已於濃稠的記憶中漸被遺忘,但回想起來卻又如此真實。記憶當中那個尚未被社會荼毒的你,在座位托頭看着眼前的黑板,似懂非懂地點着頭。在你眼中,黑板上的文字似乎就如你的未來一樣清晰明瞭,粉筆寫下的未知數亦總會有其對應的真實數值,一切疑難終究能在黑板上找到正確答案,世間萬物皆有其既有規律。當時的你,對未來的想像是多麼簡單而單純。

 

  稍一恍神,眼前的粉筆竟變成了生硬的滑鼠,深綠黑板亦幻化成色彩鮮明的電腦螢幕,而你亦在無聲無息間躍升為一名大學生。初來乍到,你對大學的一切都感到無比新奇,但當新鮮感一過,緊接其來的是對成長的迷惘,十八歲的你理應可以獨當一面了,卻又似乎力有不逮,世俗常言學習能夠解惑,但看着螢幕上的簡報,你的疑惑不但沒有排解,反而像磚塊一樣不斷疊高,在內心堆砌成一座寂寞孤塔,其下的陰影完全覆蓋了你對大學生活的憧憬。

 

  看着電腦螢幕冷冷地泛着白光,確實比往昔的黑板更為新穎破格,確實如過去的想像般廣闊無邊,眼前展現的是一片嶄新的世界,但仔細察看,原本悠然自得的文人竟露出了陌生的猙獰面目,數理符號長成纏人的藤蔓,強行綑綁起你當初對學習的興致,當初可愛的事物都變得可畏,昔日透徹明暸的事物都被艱深煩人的資訊所取替。原來,擺脫了千篇一律的生活,同時也將擺脫刻板制度下的安全感,拋棄了對外物的依賴,最終只會剩下對世間無垠的無所適從。

 

  在矇矓的視野間,失溫的螢幕把你帶進了冰河世紀,綠湖緩緩結冰,白茫茫的一片與天際連接,湖還是湖,一切看似未變,但你卻深知內裏卻早已變質,迷惘的你站在湖中心,不知去向。在漫天風雪當中,你冷得直打哆嗦,但路還是要走的,湖面的冰層薄得可憐,但你卻仍需故作從容地到處游走。游走在比百萬大道還要冠冕堂皇的大學路上,密集的課業和人際關係宛如路上細碎的階磚,無不使人眼花眩目,你強行壓抑着難熬的暈眩昂首邁步,以冷靜的容貌掩蓋着惶恐不安。一向做事謹慎的你,在踏上社會前的最後一段路上如履薄冰,盡其量小心翼翼地前行,但冰層終究承受不起你的重量而粉碎,你也逃不過墜落的命運。

 

  在冰冷的海水中不斷下墜之際,你不禁問自己:難道當初我對未來那些美好的憧憬,都只是癡人說夢?莫非昔日的努力都只是徒勞?

 

  你慣性地嘗試從黑板當中尋找想要的答案,卻發現黑板四周的木條經已腐朽脫落,被囚禁在內的年青靈魂已然獲釋,崩塌了的黑板不再是黑板,而昔日天真爛漫的你亦被捲進了時間洪流當中,此生不復見。失去依靠的你只好在墨綠深潭裏不斷掙扎,在苦寒的冰湖中無盡沉淪,適應的過程無不使人窒息。經歷了這一切,你方才意識到黑板以外的世界是如此偌大,前路艱險難行,成人的世界中有很多難題,都並非如黑板上的黑底白字般明確。

 

  沉着沉着,思緒竟又回到了高中的最後一堂中文課,那天老師在黑板上寫下一行字,至今仍記憶猶新。

 

  「天降之以橫禍,我報之以高飛。」

 

  人生絕不會一帆風順,即使此時沉溺在寒徹骨的冰湖當中,即使眼前的坎似乎闊得跨不過去了,心中的無力感如海水倒灌般將你淹沒,但這並不代表世界末日,更不代表你從此無法前進。只要捱過了漫漫長夜,總能夠迎來晨曦,惟有穿過狹長的隧道,才得以望見萬水千山。你終究可以抵達理想的彼岸,只是剛巧時辰未到罷了。無論是螢幕上連串的化學符號,還是那些對成長與責任的困惑,都不過是一排稍為難解的結,看似剪不斷理還亂。但其實也不必慌,惟一需要做的就只是鼓起勇氣,靜待羽翼長成,當時機成熟便展翅翱翔。

 

  從穹蒼俯視而下,原來冰湖也莫過於腳下的一窪水潭而已。回首望去,才驚覺原來這不過是成長必經的過程,從黑板書寫到螢幕,再從冰湖衝上藍天,身在其中時會覺得一切難若登天,卻萬萬也沒有想到若干年後,你也能夠憑藉高飛的宏願,安坐在蔚藍天涯角落,在一片魚肚白上靜觀雲淡風輕。你以為黑板就此消聲匿跡,但其實它不過換了個模樣,以無形的狀態出現在你周遭,以更牢固的姿態紥根你左右。就這樣,黑板告別了昔日刻板的面貌,而你,亦悄然告別了年少。

 

  回想起來,現在我終於明白,其實自己所懷念的,不是那些為了課業奔波的刻板日子,而是那個不知天高地厚,且祈盼將來以夢為馬的自己。黑板上繁雜的知識也許早已忘記,就像粉筆軌跡被一抹而過,但那些平凡卻耀眼的歲月,卻被深深雕刻在名為青春的刻板之上,想擦也擦不掉。

 

評審評語:

初入大學,回望中學學習歲月,正是順理成章。作者文筆熟練,表達出學校與社會的差異,反思青春成長之路,有難得的清醒與自覺。

(鄭政恆老師)

 

得獎感言:

 

是次有幸得獎,實屬意料之外,首先感謝各位評審老師慧眼賞識,特別感謝黃小蓉老師在文章結構上給予的建議。寫下這篇文章之際,正值迷惘之時,還望不負昔日高中良師所託,能夠如紙飛機般衝破雲霧,穩步上揚。感謝!

Image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