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.png


屋簷下的時差
鄭翊晟   數學及數學教育(二年級)

2020-21年度「文學中大」徵文比賽 「大學中文二」組銀獎

  我家窗外有一屋簷,母親說這是為了避免雨水濺入室內,同時也方便把衣服晾乾。

 

  今天又是為了考試疲於奔命的一天。複習過後已是深夜,母親早已回房睡覺,窗外下着雨,瞥了一眼電腦右下角的時間,已經是二十七號的凌晨一點二十四分。已經是二十七號呢,距離我生日只剩下兩天,換句話說,我與母親已經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了快二十年。

 

  在別人的眼裏,我總是一個脾氣很好、溫柔體貼的人。然而不知道為甚麼,每當面對我的母親,我卻總愛和她拌嘴,有時候就連一點芝麻小事也會和她爭論一番,甚麼今天會不會下雨,晚餐不吃米飯會不會傷身體之類的,事後回想起來,也覺得有點可笑。

 

  我總覺得自己是對的,自然要和她理論一下。

 

  身邊的同學也是如此,他們經常會因為各種事情與父母爭執。大概是我們這代人的習性吧,在學校讀了幾年書,學了一些道理,就覺得自己甚麼都懂,甚麼都對。父母不懂如何使用電腦,我們覺得他們過時;父母不理解身邊最流行的事物,我們覺得他們落伍。我們似乎本能地帶着一種看不起的目光來對待他們。

 

  父母的觀念和思想總是與我們不同。從小到大,我的夢想一直是與音樂有關,希望投身音樂事業。然而與大部分家長一樣,我媽經常說我不切實際,她總是覺得人生不應該把夢想放在第一——畢竟我還有一個家,而我將來還會有另一個家。她認為做人應該腳踏實地,當有了經濟能力,可以照顧家庭後,才有條件去追夢。然而我一直認為,青少年就是追夢的時期,我們有時間和資本去嘗試,即使做錯了,還可以重頭開始,如果我們現在不追夢,以後我們可能就沒有機會和資本去追了。我和她因此也吵了很多次架,我總會在爭論中指責她的錯。可是,現在回想起來,雖然我的想法沒錯,但母親不也是為了我的未來而着想嗎?她想我努力賺錢,不也是希望我以後能夠生活安穩嗎?

 

  我想,其實我們都沒有錯。或者說,這場爭論中根本沒有對與錯,天下的父母子女也是如此。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。所有的觀點、看法、思想都是多元的,我們之所以擁有與父母不一樣的觀點,只是因為我們身處的時代、生活環境,乃至於整個世界,都與父母所經歷的都不同罷了。

三四十年前,父母輩都在為了生存而終日奔波,用自己的血汗來賺取金錢。對於他們來說,擁有一個安穩的家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。但我們不同,我們出生就已經很幸福——至少比他們幸福。我們不需要從小為了生計而去求職上班,我們可以讀書,我們可以參加興趣班,我們可以在休息放假的時候與朋友一起出去玩耍。在這樣的環境下,我們自然不可能把安穩的家庭放在人生目標的第一位。

 

  

歲,姑且當她能活到一百歲,撇除我上學、上班以及休息的時間,我可能只有七、八年的時間陪她了,這七、八年其實一眨眼就過去了,當我們發現時間只剩下這麼少的時候,難道我們還覺得所謂的觀念之爭還重要嗎?別再這麼自我中心了,我們不要理所當然地認為我們就是父母的一切,我們只是父母生活中的一塊碎片罷了,當然,有可能是比較大的、比較重要的一塊。而剩下組成這幅名為《生活的拼圖》的碎片,就是他們的兄弟姐妹、親戚以及同事朋友們。

 

  觀念本身就是因為我們各自過着不同的生活、有着不同的生活方式而產生的。我們需要的,從來都不是與父母統一,而是對他們的理解和尊重。

 

  擁有各自的世界,又努力地活在同一個世界裏。

 

  雨還在下,母親還在熟睡。母親,雖然您聽不見,但我還是想告訴您,雖然我們以後可能還會小爭小吵,但我一定不會再為小事而執着。至於今後餘生,我希望可以做您的眼睛,帶您看看世界上不同的風景。我們可以一整天外出玩耍,也可以安安靜靜地在家聊天休息。我們可以在香港飲茶逛街,也可以到芝加哥的海軍碼頭欣賞水天一色的美景。

這樣,好嗎?

評審評語:

作者以兩代人的想法差異為題材,但在代溝中嘗試尋求和解,展示出理性與大度。時差之說別有新意,飲水思源的道理在筆下更具說服力。

(鄭政恆老師)

得獎感言:

 

當初寫下這篇文章只是為了記錄當刻的感受,獲此殊榮真的很高興,感謝各位評審的肯定以及潘惠婷老師的指導。現在我依然與母親有小爭小吵,不過大家都更加了解彼此的想法。擁有各自的世界,又努力地活在同一個世界裏。

WhatsApp Image 2021-09-24 at 11.14.34.jpeg

  生活不同,觀念自然相差很多。隨着我們長大,父母在我們生活中出現的時間越來越少,儘管生活在同一屋簷下,彼此卻在不經意間活出了時差。當我們順着時代的步伐一路向前走,我們的父母已經慢慢落後,落後到芝加哥、西雅圖、多倫多⋯⋯或許是更遠的地方。我們經常批判父母思想落後、眼界狹窄,然而我們又可曾想過,我們之所以可以走到今天,跟得上時代的步伐眺望未來,全因為我們站在父母的肩膀上呢。他們用了幾十年的時間為我們拼搏奮鬥,為我們付出了人生最美好的歲月,提供了最幸福的人生給我們。他們為了陪伴我們茁壯成長,不惜錯過這個世界,這個也屬於他們的世界。而如今,我們卻以時代之名,宣判父母已被淘汰,我們到底又有甚麼資格,以這種強者的姿態來俯瞰父母呢?

  我們太固執了,固執得就像我們認為父母固執一樣。我們不應該、也不需要同化我們父母的觀念。他是他,你是你。試想一下,即使我們改變了父母,我們仍改變不了他身邊的生活環境和事物,那你又應該讓他們如何自處呢?就好比一條魚,當你令它完全適應了人的生存模式,你再把它放回大海中,它又該如何生存呢?

  我們陪父母的時間太少了,少得可憐。母親已今年四十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