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張開眼,淺啡色的污漬映入眼簾,呈爪痕狀。你看得入神,覺得它像某些動畫中,異常粗獷的男子左眼上會有的傷痕。或許曾經有東西,可能是人,可能是貓,理由不明地碰上天花板,大力抓了一下。

 

        舊式的風扇緩緩轉動,發出類似蒼蠅的聲音,吱吱地叫,雖然你討厭蒼蠅在耳邊飛,但不討厭這風扇。扇上一條條的鐵框呈深啡色,起著一粒粒鐵銹,風扇中心本來應該是紅色的標誌只剩下大概形狀,褪色得露出鋼底。看風扇轉,聽它吱吱響,你頓時想起中學時常去的茶餐廳,櫃檯上也有一把小風扇,有幾分相似。

 

        你雙手支撐,坐在床上,眼前是你的衣櫃,尋常的啡色和木紋,衣櫃側邊排著五個白色小勾,其中一個掛著藍色布帶。衣櫃有一大格和兩個細格,最底一格前面放了兩對鞋子。

 

        你左手慣性抓一下後腦,望向另一張床,床上睡著你的中學摯友,六年同班同學。昨天討論不斷,一同定下「早睡早起」和「學習烹調」的目標,還有零食清單,以及注意事項,例如「如果有女朋友的話……」,談得眉飛色舞。你們也談了衣櫃會放什麼,他放兩套西裝,分面試和飲宴之用,和各種衣服。而你沒有西裝,只是小心翼翼地把衣服掛上,衣架之間平均分隔,而細格則放內褲和襪子,你摺起內褲並整齊地堆疊,然後把襪子塞滿空隙,整個格子滿滿的,心裡很滿足。

 

        穿起拖鞋,轉身走向桌子,放著幾本簇新的教科書,朋友笑你笨,說來到此地根本用不著書,靠教授給的簡報就足夠了。你不以為然,開玩笑地說:「等我『爆四』給你看看。」,然後繼續走去本部的超級市場買防蟲劑。防蟲劑現在就在你眼前,放在桌上,昨天噴得徹底,還趕出幾條令人不安的蟲子。防蟲劑後面是掛在牆上的發泡板,釘上一張又一張中學同學合照,放於中間的兩張,分別是謝師宴和畢業旅行的合影。右邊釘上白紙,上面寫著「享受最後的黃金時間。」,下款是「二零一四年九月」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「享受最後的黃金時間……」,你跟著說,然後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打開剛買的手提電腦,播起房中兩人最愛的爵士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雷‧查爾斯的《我不能停止愛你》,「雖然過了很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久,那些似曾相識的快樂時光仍令我感概不絕;每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當回想那段時光雖能治愈我心,但還需明白,自從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們分開,時間就一分一秒地過……」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你拉起窗簾,一時未能習慣晨光,使你瞇起眼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來,眼看周圍,行人身穿各式便服,有的顯得成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熟,每走一步都像說他在這裡如何駕輕就熟,有的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顯得陌生,臉上不缺困惑,以及那未脫離中學時光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的眼神,很像你,回神驚覺,眼前是大學校園的景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象,再沒有身穿校服的人。

 

        當初望著電腦螢幕,得知入得中文大學那一刻,你並沒有手舞足蹈,那你有沒有像謝師宴當晚,對中學依依不捨?沒有,你就像被突然拋來一個「大學生」的身份,然後「中學生」的你走遠,無影無蹤,像沒來過,所以也沒有依依不捨。你當時感受到恐懼,恐懼的不是離開中學,因為你早作打算要向前看,你恐懼的,是某一天你忘記了中學的時光。你明白桌上盡頭的相片,總有一天放入紀念相簿,擺進標明「中學回憶」的鞋盒,然後哪一天搬家,你或會隨手扔進垃圾桶,或會帶進新家,但你清楚,即使相片得以保留,回憶總會一分一秒地褪色。你會如是想,但還會瞞騙自己,說這樣做,回憶或能永垂不朽。

 

        「但說這些話沒有用,我只會真誠與昨日的夢同在……」,回憶固然會褪色,但你不打算領悟「不來也不去」的佛語云云,你打算珍惜它仍色彩斑斕的時刻,好好感受其中的悲、歡、喜、惡,你亦決心承受回憶褪色的痛,不作迴避。你打算珍惜在大學的「最後的黃金時間」,製造更精彩的回憶,捕捉那赤色爪痕,細味那吱吱銹鐵,小心「佈置」那衣櫃。「一同享受大學時光吧!」,得知能與你的摯友住一間宿舍時,像熱血漫畫的主角,真誠地說。

 

         摯友起床了,瞇著眼,忍不住笑,說:「一醒來,聽到爵士樂,然後張開眼,看到外面晨光,感覺真的非常好。」

 

        你看著他,傻乎乎地張開口笑。

 

評語​

「一覺醒來」,用一雙努力記認「此時此刻」的眼睛重新審視當下存在的空間、空間中的人和物。用「你」稍稍拉遠距離,作自我意識的對話,看似尋常的視線移動,捕捉的人物與光影,因而別具情味。在今天的香港時局中讀此文,感受尤深。好文章!(王良和)

 

以第二人稱敘說大學生活的點滴,情感真摯,但保持冷靜的距離而不濫情。文中以回憶中學生活而自覺於大學生活也即將流逝,只能珍惜最後的青春。結構分明,在回憶和當下之間穿梭也自然流暢。(韓麗珠)

 

學生感言

寫這篇作品純粹有感而發,拿到獎項實在意想不到,很高興評審給我一個肯定。

起床
梁庫瑋 能源工程學
2015-16年度公開組銀獎

© 2019 by The Depart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, CUHK. 

Tel: 3943 1904 | E-mail: cltdc@cuhk.edu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