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朝阻力最大的路徑走
徐璐 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系
2017-18年度「大學中文二」組優異獎 

俗語有云:「蚍蜉撼大樹,可笑不自量」,可談到立身處世,朱光潛先生認爲貪懶取巧使人失敗,而要想取得大成就,人必須選抵抗力最大的路徑走下去。朱先生的用意,或許是警醒世上醉生夢死之輩,但依我之見,有志者要想「事竟成」,猶須取得最大的效率,切莫學追日的夸父,專挑阻力最大的路徑走。

且先從抽象的奮鬥過程談起,套用朱先生舉過的物理學例子,萬物有保持靜止的「惰性」,而抵抗力即使低,積累起來也能使物趨於停止,物體要「續動」則必須加以新動力;人的意志力則可以隨着阻力增加而增加,所以人走抵抗力最大的路,既克服了「惰性」,又不會爲外力所阻止。且不論牛頓對此會有怎樣的異議,也暫時擱置物理學運動與個人奮鬥類比恰當與否的問題,「抵抗力最大的路」也不是最好的「動法」。人在阻力大時確實能多爆發出些力量,然而這樣的爆發往往是自身的透支。正所謂「強弩之末,不能入魯縞」,隨着自身力量的損耗,這樣的硬拼免不了減速甚至停滯。反觀阻力小的路徑,速度快過前者,而成功帶來的正向激勵也使其更加持久;而所謂「貪懶取巧不會有大成就」,實爲混同減小動力的「貪懶」與減小阻力的「取巧」。其實,人的意志力畢竟有限,愈是面對抵抗力大難以完成的路徑,愈容易產生「貪懶」的念頭。

藉此我們能夠進一步發現,對人性的度量,也並非朱先生認爲的「不爲最大的抵抗力所屈服」,而是對於環境所表現的應變力。荀子有云:「君子生非異也,善假於物也」,利用身邊資源減少阻力是人作爲高級智慧的突出特點。所謂「逢山開路,遇水架橋」,開的是盤山路而非通天梯,架橋在水流靜緩而非湍急之處,這是人類靠降低成本、提高效率取得成功的明證。取抵抗力最大的路徑走,則更多是低級生物的蠻幹,一如「斑羚飛渡」,有視死如歸的壯美,卻有着巨大的損失。

在現實問題中,抵抗力最大的路徑更不應是取得成就的必經之路。失聰者努力一生確有可能成爲音樂家,可成功的終點向來不只一個,與其抓住缺點苦苦掙扎,不如揚長避短走最富成效的路,讓聾子做畫家,讓瞎子玩音樂,豈不是免去了失明失聰的妨礙?古今之學者巧匠,也往往善於利用自身天賦,身強力壯便從事鑄造,心細手巧便從事雕刻,少走不必要的彎路,豈不是能在成功之路上攀得更高?

至於士人,則更應當衡量效率,萬不可明知阻力

巨大仍以卵擊石。誠然,比起出世隱居的長沮桀

溺,孔丘的入世要來得積極,可頂着君主的性子

苦諫不受重視,便不該怪君昏,只應怪臣愚。爲

政者要使人信服,須曉之以理、動之以情、明之

以利害。晏子與鄒忌,皆長於變通,多先言他物

,取阻力小而效率高的辦法,既達到勸諫的目的

,又保全自身的政治影響,其效果孔丘海瑞之流

自然遠不能及。

談完個人,再談國家社會,一個國家一個民族,走抵抗力最大的路徑確能顯示出當前的體量與活力,但這並不意味着長遠的成功。希特勒堅持民族主義與侵略擴張,同時與英法美俄爲敵,面臨的抵抗力不可謂不大,可傾其所有東征西討,換來的是帝國傾覆、鐵騎不再。韓信暗渡陳倉,古德里安繞過馬其諾防線,皆爲攻敵弱點、高效作戰之典範。曾被毛潤之四渡赤水耍得團團轉的蔣公,在1938年武漢緊急軍事會議上也直言「吾人欲驅逐敵人、消滅敵人則必須利用游擊戰」。國家社會如汪僞苟且偷生,是在行動上貪懶,而勞民傷財執着於抵抗力最大的路徑,則是在思考與變通上貪懶。

「同歸而殊途,一致而百慮」,在爲人處事中,面對相同的目標,抵抗力最大的路徑意味着最大的代價,而越大的代價就意味着越難堅持,難到一定程度,便只剩下唐吉訶德式的盲目掙扎。化解問題不等於逃避問題,追求效益也不等於貪懶無爲。要想讓個人與國家走得更快,走得更好,就應當採取最高效的方法,切勿揪着最大的抵抗力不放。

 

 

得獎感言:

感謝中國語文教學發展中心授予我這項榮譽,也感謝中文系劉璐老師對學生們學習語文的鼓勵與支持。理工科學生們常有特別的想法,倘能以準確有力的文字同他人分享,實在是生活中的樂事。這份榮譽給了我更多的信心,我也將繼續努力領悟中文語言的豐富內涵。

© 2019 by The Depart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, CUHK. 

Tel: 3943 1904 | E-mail: cltdc@cuhk.edu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