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大的14097
王宇晨 專業會計系
2017-18年度「文學中大」徵文比賽 「大學中文一」組 優異獎

  蒼綠色沿著葉脈如齒狀排開,層疊的枝葉在風中頷首搖曳,露出些許縫隙。從縫隙中看出去,一抹清淡的藍色為高大的王棕蓋上了朦朧的頭紗。

 我知道,百萬大道的宏偉氣派,沒有被「仲門」阻隔,沒有被「烽火台」攔 斷,也沒有在大學圖書館的威嚴下消弭,而是在延伸到圖書館身後時,被一排巍峨的巨人嚇住,不敢向前。那巨人便是王棕。

 百科中說,王棕是棕櫚科中最高最壯的,是名副其實的「王」。於是八株王棕結成「王的聯盟」,在大學中部操控整個馬料水的一動一靜。無論春秋,無論冬 夏,王都威嚴莊重地肅穆著,理所應當地接受著世人的頂禮膜拜。他不可一世,給每個接近的人一種發怵的壓抑感——高貴的血統和近乎完美的特質讓人感到難以靠近,感到飄渺虛無,感到並不真實。

 山腳下,則是王棕的遠房親戚,一群隱居的皇親國戚。初見他們是個午後,在懶洋洋的陽光下,他們輕嗅著溫熱的氣息,淺唱低吟著,同時以地

為幕投下身姿。歌聲引來微風,枝葉些微地搖擺著額

頷,地上碩大的「手掌」微微顫抖,撫摸著嶺南體育

場燥熱的塑膠跑道。那時,我本以為他們是年少的儲

君,寄養在山下的東宮等待成年,直至前幾日我看到

他們整齊的隊列有個不那麼和諧的缺口——14097,

這才著手查明了他們的「身份」,他們有個樸素得可

愛的名字——棍棒椰子。

 大學站旁,嶺南體育場外,未圓湖的盡頭,沿著池

旁小路列隊的便是那群棍棒椰子,從14092 到14116的數字是他們拴在腳踝處的編號。若要說王棕是巨人,那棍棒椰子便是常人,而其中的14097卻是侏儒。

 97 是孤獨的,數學老師說,97是百以內最大的素數,除了「1」沒有朋友。97是不幸的,二十年來,政治家、經濟學家甚至市儈對他指手畫腳。 97 是痛苦的,年幼少時,不知什麼摧殘使他險些夭折,劫後餘生卻成為畸形、侏儒。可他是真實的,他是沒有巨人的偉岸、沒有君王的高貴、甚至沒有同伴們的簡單與幸福, 可他就是真實的、有血有肉的那個與眾不同的自己。

 午夜的星與吐露港對岸的燈光霓虹爭奪光芒,97作為觀眾,一言不發,只有靜默的微笑。許是吐露港太遠,抑或是山峰和同伴的層層阻攔,夜半時分的星光映襯出他分外迷人的輪廓。那種迷茫朦朧的感覺,像是氤氳浩渺的水面樵夫撐著長篙在江心擺渡的身影,像是闃黑陰沉的走廊突然出現了絲縷微茫的光亮。 97 只是靜默,靜默地陪伴著兄弟姊妹,靜默地依偎著未圓湖飄揚的裙帶一角。

 97 是個微笑著的巨人。他的頭頂是飄浮搖曳的雲彩,腰間是行色匆匆的路人,腳下是葳蕤的淺草與灌木,以及日夜操勞白髮蒼蒼的椋鳥。有一瞬,忽然想起魯迅先生的百草園, 「張飛鳥」大抵便是這椋鳥吧?童真驀地竄上心頭,學閏土的父親竹筐扣鳥,這大抵便是樸素真實的美吧。

 那一夜,我做了個很長很長的夢,夢見我就變作了 14097,舉頭望見微茫的星光……

​得獎感言:

能獲此殊榮,説心裏話,我不知該説什麽。内心除去激動,便是感謝了。感謝中文系舉辦的這次活動,感謝恩師陳寧先生的舉薦,也感謝大學站出口前的那棵無喜無悲的樹。 

© 2019 by The Depart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, CUHK. 

Tel: 3943 1904 | E-mail: cltdc@cuhk.edu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