談起「古風」歌曲於千禧世代在中國的存在價值 
曾淑儀 護理系(二年級)
2018-19年度「文學中大」徵文比賽 「大學中文二」組 銅獎 

  「梅雨初歇飲一杯春酒閒臥杏花前。」[1]、「你的笑像一條惡犬,撞亂了我心弦。」[2]類似的歌詞問題在古風圈中不時出現,不單是詞意不恰當,還有意象與內容的前後不搭,使古風歌不時遭人批評為「詞藻堆砌」、「毫不合理」的現象。[3]上文提到的「梅雨」、「杏花」皆為不同時份的現象,卻成了同一時間的行為景象,而「惡犬」是負面的心理反應,卻與「笑」聯繫,不知所云,貽笑大方。這些歌詞引起另一問題,便是現時古風歌是否仍有生存空間,要探討該問題,便先要瞭解古風的含義,再評價也不遲。

 

  「古風歌」尚未有一個明確清晰的定義,但籠統而言,最明顯的便是歌詞古典雅致、應用傳統樂器較多,其次配有念白和文案或故事背景。古風歌多在網絡上發展,是一群喜愛中國文化的人漸漸形成的圈子。古風圈若因歌詞表達問題而扣上「烏煙瘴氣」的帽子,實屬替他們感到不值。

 

  那些歌詞上的毛病,歸根究底,也是教育制度的問題。古人研習,四書五經,出口成章,以詩會友不在話下。但現代中國人學習,固然有語文課,但較少教如何平仄押韻,而是背誦詩詞,而余光中先生曾提到中文式微其中之一的原因是有其他科目「分薄」了中文內容及精力。如此,學子的中文能力不及昔日是無可奈何的事,這與打擊古風歌詞沒有必然關係,又怎可無情批評古風歌呢?

 

  近期中國有一檔綜藝節目名為《國風美少年》,當中便有不少古風歌的出現,節目中的中國古代文學博士鄭毅先生指出古風圈的毛病,但更提到要給他們動力和信心。節目把毛病搬出大螢幕不是要更多人批評,而是肯定其價值,加以鼓勵和宣揚好作品。因此,堆砌詞藻,內容空泛的歌詞的確需要注意,但不是以嘲笑、否定的態度來抨擊他們。語文能力不足的現象不只是填詞人,不然就不會鬧出聽眾批評李清照的詩「不知所謂」的笑話了。因此,若因一小部分古風歌詞的問題而得出其毫無價值之言,是不合理的。何況現在有更多人想把古風歌帶到大眾眼球,並加以宣傳,這是對其價值的肯定,且為一種教育方式,宣揚文字、文化之美。

 

  筆者在此非探討古風歌詞的毛病原因,而是解釋古風歌在褒貶不一的聲音中,有什麼是該被視若珍寶的。

 

  歌曲背後是古人的生活情境、精神或一段歷史,
使身在現代的我們認識古時的環境和人文精神。平日
理解古時的樣貌,都是透過文字及圖片在訴說那段逝
去的時光,通曉易明卻不及歌曲動人,而歌曲則更曉
之以情地載著一個個故事,在聽眾有空時,娓娓道來。
如《錦鋰抄》開首「蟬聲陪伴著行雲流浪,回憶開始
後……」便是向觀眾訴說著報恩的故事,而「恩」更是
古人著重的情義,不單用淒美的音樂來帶出意境,並
帶出儒家的「義」。另外,優美的字句中帶出古人形
象或特色,如《千默》「寶簾空閒暖香冷,為誰挽青
螺」,「青螺」可指女子畫眉的工具,又或是一種古
代髮型,是富有古典意味的。若說古風歌帶出了某種
無形的精神外,也帶出有形的歷史故事,《千秋令》
便把泱泱五千年的經典事件來折射朝代,如長恨歌代
表晚唐、草莽登禦為明朝等,可見古風歌不僅只是歌
詞典雅,背後帶出的更是一種精神、一個朝代、一代
歷史。許多人不愛看史書,覺得沉悶難懂,歷史變作
歌詞,感染力比純文字便來得深刻,而有心之人或會
查找相關的歷史,哪怕只有一丁點興趣、哪怕只是一
小段歷史,卻已達到古風歌的其中一個目的。歷史不
能回溯,我們只有通過文字、畫作來瞭解那段歲月,
而古風歌也可作為一份子,來表達古人的生活。

 

  其次,古風歌詞的意蘊,使詞語意象自然融合,讓人感受到文學之美。中國古典文學其中精妙之處是把相近的意象來表達類似的情感,如月亮、柳枝、桃花,以柳枝為例,《折柳祭》中「折此一枝,與君相寄」,便是運用「離別」、「挽留」的含蓄之意,來訴說無奈分離的情感。這種意象的運用使歌詞不只美麗,還賦予文化內涵,突出古時文人雅士人內心世界。在此看來,古風圈中部分填詞人還是有一定水準的。另外,把詩詞互文自歌詞當中,詞語意象融合詩句,有豐厚的古典氣息,使聽者產生審美共鳴,如歌曲《憶江南》提到「騎竹馬青梅繞床」引自李白《長幹行》的「郎騎竹馬來,繞床弄青梅」,這種把詩詞引入歌詞是古風歌的普遍現象,而把詩詞作為歌詞唱出來,配合人聲、配樂,再加兩三言創作的句子,便能把詩詞含義烘托出來,把情感融入進去,使現代人能再次感受其意象之美。

 

  比起現代流行歌,古風歌在音樂的風格上有不同,具有存在價值。現代流行樂多融入搖滾、饒舌、西洋樂器和電聲樂器等,較少加入中國樂器。相反,古風歌則主要以中國傳統樂器為主,如古琴、古箏、琵琶、洞簫等,兩者一聽便知道當中的風格是截然不同的。再者,有不少古風歌夾雜著京劇的唱白,如《牽絲戲》有描寫戲子形態:「蘭花指捻紅塵似水,三尺紅台,萬事入歌吹」,正因為這樣獨特的不同,應成為中國新時代的代表,因古風歌所呈現的是專屬中國的元素。有趣的是,現在中國人常常提到要弘揚中國古典文化,那麼傳統樂器、戲曲也是文化產物,加上音樂是種弘揚方法,古風歌不就是合二者為一的產物嗎?古風歌音律優美,縱使內容是兵臨城下的壯烈激昂,也少有搖滾音樂的金屬感。故古風歌從歌詞、配樂、情節上展現了中國的高雅品味。[4]

 

  古風歌無論在歌詞、意境、音樂上都具中國特色,讓人浮想聯翩。歌詞上的毛病當然需要拿出來評論,否則往後的新作品也會不停出現類似問題,但我們更應多點包容和鼓勵,因為它所盛載的是一幕情境、一則故事、一段歷史、一種精神,重現中國古代風華之貌。

 

注:

[1] 《山水閒人》歌詞

[2] 《山盜將行》歌詞

[3] 引自新聞:〈李清照曹雪芹「躺槍」,古風歌真的都是詞藻堆砌嗎?〉,「中國新聞網」網站首發,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yl/2019/01-25/8738674.shtml

2019年01月25日

[4] 「雅」古時指「正」,詩經中有《大雅》、《小雅》,現指脫俗的精神追求和品味。

 

參考資料:

李甜:〈當代古風歌曲的互文性研究〉,《語文學刊》第10期(2012),頁76-78。

〈李清照曹雪芹「躺槍」,古風歌真的都是詞藻堆砌嗎?〉,「中國新聞網」網站首發,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yl/2019/01-25/8738674.shtml

2019年01月25日

吳少華:〈論當代流行音樂創作中的古典因素〉,《超星期刊》第6期(2013),,頁54-59。

談夢倩:〈古風歌曲對古典文學母題的借鑒與發展〉,《超星期刊》第11期(2017),頁89-91。

 

評語:

 

選材獨特,能夠注意到傳統文化元素,在現代流行文化中所引起的特殊現象。論文旨在指出當下「古風」歌曲創作的雜亂現象,然而論文內容不止限於批評,同時亦能夠梳理出問題的癥結──古文教育不足。除此之外,文章還指出,儘管現時「古風」歌曲水準參差的現象強差人意,但這現象所體現的美學觀和珍惜古典的精神,卻是值得珍視的。這種相對持平和正面的評論態度,甚為可取。論據方面,文章篇幅雖短,仍能夠對幾首古典詩詞作恰如其分的討論,指出利用有關作品創作時的要點,可謂難得。(唐睿)

 

《談起「古風」歌曲於千禧世代在中國的存在價值》探討古風歌的生存空間,以及優劣利弊。

作者慧眼洞悉,古風歌該被視若珍寶的原因有二:一是歌曲背後蘊藏古人的生活情境、精神面貌及歷史典故,使身在現代的我們通過文字瞭解古代的生活、環境和人文精神。二是古風歌詞的意蘊融合自然,讓現代人感受到古典文學與意象之美。

非常同意作者所言,「古風」歌高雅細緻,其中盛載的情境、故事、歷史、精神,皆可重現中國古典文代的風華,甚至,讓喧囂裡的心靈,在典雅裡回歸平靜。(黃燕萍)

 

文章內容較多,文字表達令讀者迷茫:作者對「古風」歌曲究竟是褒是貶?要探討的是「古風」歌曲的存在價值、還是古風歌曲是否仍有生存空間?篇幅方面,大概一半用於陳述「古風」歌曲現時生存狀態,另一半則說明其存在價值,前面部分或可更簡潔一些。(陳曦靜)

 

得獎感言:

 

我喜愛寫作,因文字可以記錄所思所想,並建構出一個空間,讓讀者看看作者的世界。很高興能以「古風」為主題獲得獎項。另外,創作「古風歌」的歌手及填詞人值得敬佩,希望大家可以在閒時聆聽細味一下,探索當中的韻味。

© 2019 by The Depart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, CUHK. 

Tel: 3943 1904 | E-mail: cltdc@cuhk.edu.hk